張阿樹

Awful human.

07.23 Back in

我回来了。
来填满所有曾经留下的空白格。

一切都变化着,
悄无声息,转瞬消逝。
我的,他的,我们的。
一切的一切,甚至于广阔无垠的宇宙。

我很好奇
谁会是今天爆炸的超新星。

5.02 Daylight

日子总归是要过的。
这样过或是那样过,都总是要过的。
不过也确实。
如同她所说的啊。
不是什么事情,我都要包容的。

Jail

春困秋乏这个词真是正确到了极点。

听着副校长在讲台上的喋喋不休,我只得伏在课桌上眯着眼。

勉强算是休息了吧。

同桌的F转过头与后桌讨论着某些逻辑复杂的数学问题。

我捋了捋鬓角散乱的头发。

副校长边说着,目光移到我心不在焉的脸上。

我忙坐直了身子,假装低头拨弄着文具盒里的笔。

又转头与后桌谈起某部最近很红的动漫。

眼角的余光扫过某人微皱的眉。

心下莫名一沉。

喉咙意外地哽住。

咳嗽。


4.22 Eyes

今日英文课上,若干人的大教室。
老师在三尺讲台上拿着扩音器说得喉咙发干。
我的眼皮有些打颤,低下头来用袖子揉着疲倦的双眸。
真希望昨晚没有失眠。
我摇摇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一转头却望见他灼灼的目光,看得我双颊发烫。
我忙侧过身来,脑子里想起昨日F问的问题。
脑子里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喷嚏。
这怎么可能呢。
这怎么可能呢?
我顿觉一阵带着尴尬因子的风从教室的另一端吹了过来。
上帝啊。
回到家中,已早早过了六点。
发现手机中有一条来自Z的短信。是中午聊天时她发来的。
“你干嘛活得这么这么消极?”
我的嘴角不自觉扯起一抹对自己的戏谑。
是啊。为什么活得这么消极?
我从没想过。
我在桌前坐下,打开塑料饭盒,脑子里又浮现出他的眼和F的问题。
Forget it.
我低头看着盒饭,今天好像多给了我排骨啊。

PhoneCall

意外地接到K打来的电话。
嬉笑着寒暄了一会,便是漫长的沉默。
听筒那头传来K清嗓子的嘶哑喉音。
我笑了笑,想象着此时他的表情。
他找着无聊的话题,我只好配合地笑。
他的咳嗽声又响起来,夹杂着或许是书房窗外嘈杂的汽车声。
K似乎有些虚弱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冷不防刺进我耳朵里。
那么...现在能告诉我那个人是谁了吗?
我一愣,佯装打趣道又是这个问题云云,他却始终无言。
我有些不知所措地说了再见,放下手机,心中空落落的。
我又何尝不明白他呢?可这些事情,世上又能有谁真正说得清楚?
我们一向有不同的性格,我只追求安逸,而他却热爱冒险。
我怎能禁锢一只梦想登上山巅的兀鹫?
我长吁一口气。
终究还是只能向你说对不起。

Tomorrow is another day... Move on...:)))))

4.21 Question

被一个直捣心窝的问题无穷尽地困扰。
甩着双手走在雨后湿漉漉的人行道上,脚下是枯黄的叶,无声而凄厉地控诉着踏在它躯体上的帆布鞋。
这是需要思考的事情,我想着。
算了吧。不过是虚无的猜想罢了。
脑中控制情绪的部分无来由地冒出一丝愧疚的烟。
令我感到抱歉的也并不只是他吧,更多的还是之于当时的自己啊。
好不容易地走到了这里,又何须再回头呢?
我加快先前缓慢的脚步。
树叶咯吱咯吱响。